元宵节:衡阳县井头镇龙灯进村组温暖送上门

2017-12-13 09:13:47 作者:陈海燕 来源:中国衡阳新闻网站

  大家 张建国

  1986年,美国国家图书奖(非虚构类)授给了巴里·洛佩兹的《北极梦》。巴里·洛佩兹是美国当代著名自然散文作家。可以说,《北极梦》既是洛佩兹的代表作,又是20世纪80年代美国自然散文的代表作。而且,它蕴含着丰富的生态意识。这本书有关北极题材的生态文学经典为我们揭开了地球之巅的神秘面纱,用科学的严谨与诗意的表达,描述了北极地区独特的自然、人文景观。日前,这本书的中文版首次被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引进出版。

  《北极梦》是洛佩兹在其深入北极地区5年经历的基础上写成的,不仅描绘了从白令海峡到戴维斯海峡之间的北极圈以北地区独特的自然景观和野生生物,而且讲述了土著居民爱斯基摩人的传统文化,以及西方殖民者数百年来对该地区的利用、勘查和开发。同时,它还描写了爱斯基摩人乃至开发者的存在(生活)状况。

  大地是有机的,景观是有生命力的

  在一般人的想象中,北极地区是一片严酷肃杀、了无生机的冰川雪地。而在洛佩兹的笔下,北极地区却不乏奇观,不乏美景,不乏生机。北极的冬天没有白天,终日不落的圆月普照着平静的寒冰,北斗七星在头顶正上方闪烁;北极的夏季也没有黑夜。同时,洛佩兹并不掩饰北极地区危险、严酷的一面。

  在洛佩兹看来,北极地区的所有存在物相互依存,组成一个有机整体。在这部作品中,他主要使用崇尚生态整体观(西方学者多用“生态中心主义”)、倡导“大地伦理学”的利奥波德所使用的“land”(大地,土地)一词,而很少使用具有二元对立(人与自然,人优于自然)意味的“nature”(自然或大自然)一词。在洛佩兹看来,大地是有机的:景观(landscape)“不是没有知觉,正因为其有生命,它才最终能与不顺应它而强加于它的现实力量抗争”;“大地充满活力,是有生命的,它是容纳其他动物的一个庞大动物”。

  洛佩兹明白,北极自然环境不仅决定相关动植物的生存方式,而且也决定人的生存方式乃至精神状态。在北极,由于光照弱,平均温度低,植物稀疏矮小,动物为了适应此环境,形成了季节性的冬眠和迁徙的生存策略。气候和动物等环境因素也影响着当地土著的生存方式。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他还强调了自然环境对人类心灵的影响。对生存于某一自然环境并与之亲近的人来说,该自然环境是其精神慰藉,与其休戚相关,密不可分。在他眼里,北极既美丽又凶险的自然环境,有时会使常到此考察的人惊奇感和敬畏心渐增,使其博取功利的动机渐弱。

  洛佩兹强调,人与其他动物之间具有共通性(intercommunity)。他认识到,动物与人一样,是大地生态共同体平等的、不可或缺的居民,它们具有一定程度的智能,在一些方面可以给人以启迪,人不应歧视动物,更不应随意处置动物。他崇尚爱斯基摩人的这种观念——“人和动物的大部分关系是本地性的、人性化的。人们遇到的动物是其生存的共同体的一部分,因此应对它们负责。”

  向北极大地“鞠躬”,献上深深的敬意

  洛佩兹在描述和阐释北极生态环境的同时,也在揭露、谴责和批判西方人近四百年来在该地的僭越行为及其思想文化根源。在他看来,西方人对北极地区的利用、勘探与开发等行为,首先破坏了当地脆弱的生态环境。

  洛佩兹在批判西方文化的同时,也赞赏了爱斯基摩人的传统观念。他写道,爱斯基摩人有一种无言的智慧,懂得“如何得体地生活,如何恰当地对待他人,对待大地”。在他看来,爱斯基摩人传统上对大地有一种依恋感,从不脱离或伤害大地。对大地上的所有存在物,爱斯基摩人都以平等、尊重的态度待之,并虚心地汲取智慧。

  洛佩兹认为,爱斯基摩人对大地有敬畏感和顺应心,对他们而言,即使大地共同体中存在不利于人的一面,也应坦然接受,而不应企图加以清除。他们有更多的恐惧,他们“完全接受大自然中残暴的和悲剧性的一面”。对他们来说,“生活中最大的任务是努力顺应自然而然的、不可改变的现实”。

  在洛佩兹看来,爱斯基摩人满足于简朴的或基本的物质生活,不向大自然索取太多,他们既求自我生存,又允许他者的持续生存。他认为,包括爱斯基摩人在内的各地土著居民与大地一体化的梦想“还包括与大地结成打猎和采集的关系。一般认为,这种关系主要是一种互敬关系”,且意味着“保存可以使人依恋大地的故事”。他还说,爱斯基摩人“具有以活着为极乐(nuannaarpoq)的品性,也乐见他人如此”。

  可以说,洛佩兹既认识到自然景观对人的内心景观——人的心理、观念、境界等的影响,又意识到后者对前者的反作用,因而,他表述自己的自然观,揭批西方人在北极的僭越行为及其思想根源,褒扬爱斯基摩文化,意图都在于促使西方人改变错误观念,树立生态共同体、多元共存、相互宽容、尊重他者、平等相处、关爱、负责、节俭等观念,重建顺应自然,与非人类自然万物、与他人和谐共存,注重精神健康的存在(生活)方式,以保护北极的自然生态,确保人类及非自然万物的持久生存。在作品中,他反复写自己向北极大地和相关动植物“鞠躬”,献上深深的敬意。

  作者的话

  在北极旅行的四五年里,我经常会想起那两个短暂的小插曲。一个充满永恒与光芒,让我想到天然的壮丽,想到未被打扰的与生俱来的美。另一个如同被扭曲的梦,让我想到人类身心长期挣扎,最终还是与遥远的北极和解。旅行途中,我逐渐意识到,人们的渴望与抱负,同风、孤独的动物以及一片片皑皑石头和苔原一样,也是北极景观的一部分。同时也意识到,这片土地独立地存在着,根本就无视人们的愿望。

  ——巴里·洛佩兹

  作者简介

  巴里·洛佩兹(Barry Lopez,1945—)

  散文家、短篇小说家,共著有6部散文作品和10部虚构作品,美国最具代表性的自然文学作家之一。迄今获奖无数:美国国家图书奖、美国图书评论协会提名奖、美国文学与艺术学院颁发的文学奖、美国自然文学的最高奖项——约翰·巴勒斯奖章、古根海姆奖、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奖、手推车奖等。

  相关阅读

  《荒野行吟: 美国自然文学之旅》

  自然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物质和精神源泉,但近两百年来,环境恶化的困扰从未停息,雾霾肆虐,河水黑臭,噪音污染,农药残留,土地荒漠化,冰川退缩,物种加速灭绝……今天改善环境迫在眉睫。这本旅行随笔,既有从爱默生、梭罗、惠特曼、霍桑到利奥波德、巴勒斯、蕾切尔·卡森的思考与悟语,也有从《瓦尔登湖》《福谷传奇》《沙乡年鉴》到《一平方英寸的寂静》《低吟的荒野》《寂静的春天》《海豚湾》给予世人的启示。作者多年深入阅读,多国实地考察,引领读者重新认识大自然,关注生态与环境问题。

  本文来源:大洋网-信息时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